飞白书和刷白书的区别飞法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9 16:21 浏览次数:

  刷白书属于墨法创新艺术,靠毛笔的力度和速度彰显刷白感,借助露白强化视觉冲击力,注重整体大气象,轻视细节细腻。以潇洒自如干脆利落的笔势制造

  刷白书的力道加白丝,突出了筋骨的力量感和书写的速度感。笔笔发力,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创造出一种阳刚雄强的写意书法,这种书法表现形式是:将丝条融入笔画,在虚实互动、抑扬顿挫的节奏感中,彰显刷劲!视觉和意念享受到酣畅淋漓、桀骜不羁的艺术美。

  微风佛柳,湖面涟漪,是一种境界,款款美女,温柔妩媚婉约,细微中见精致美韵!燥烈秋风,冰凌冬季,也是一种境界,铿锵汉子,刚强挺拔浓重,粗犷中显阳刚之美!

  他从小就浸润在书香墨韵之中,,他父亲写的毛笔字被一知半解的相识夸赞“字写的真漂亮”。在赞誉声中,他开始舞文弄墨练字、临摹字帖,后来喜欢上了米芾、张即之书法。成年后,在一次松山草甸的旅游中,他看到针针青草茂密相依,细细的身躯在微风中摇曳舞动,联想到少女飘逸的秀发,顿时萌发了书法丝丝笔画的想法,他立刻回到家,挥毫刷写。经过实践琢磨、体味再实践,他创造了刷白书,一种新书体诞生!

  经过多年的摸索实践,他琢磨出刷白书的创作技巧和运笔规范,继承书法的“中和”美、和传统美学观,力求将刷白书的空灵、苍劲、活力、淋漓完美地展示于世,为书法家族添一位留着络腮胡茬粗犷阳刚的新成员。

  刷白书天然去雕饰,求意境不求妍媚,不受于形不缚于法,在自然大气挥洒自如中显灵气,以淋漓痛快、苍劲利落的刷劲书写大写意之气魄。以形写神,作品更具生命活力,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极富内涵和审美张力,笔墨轻重缓急,洗练简洁,泼悍洒脱,自有天趣,自成一体。

  他说:中国汉字都有内涵有个性有风格,刷白书不是温水清茶;是在大热天汗流浃背时喝冰镇的可口可乐;是在冰天雪地冻得瑟瑟发抖时喝60度白酒;是北方秋风里裸露的刺向天空的白杨枝条;是冬季雪峰上顶破冰川的锋刃砺石。

  在创作书法作品时,恰当适度地运用刷白,会使笔画产生一种灵动苍劲之美,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意境如流星划过天空留下的一条条白光;如海面上飞驰的快艇划出的一道道水纹;如断崖上飞溅直下的瀑布水幕;如女子飘逸的秀发丝丝缕缕,如屋檐下一条条锲而不舍寻找地气的晶莹剔透的冰凌。

  恰当适度地运用刷白,可赋予字体空灵沧桑感,具有了绘画美及装饰美的韵味,墨趣盎然,使平淡无奇的字变得充满灵韵生机,使意念和视觉享受到了酣畅淋漓干脆利索的节奏感和抑扬顿挫实虚互动的爽快!这种爽,是铁画银钩的劲爽,是快走踏清秋的利爽,更是禅师十年面壁、一朝顿悟的神清气爽。刷白书和飞白书的区别见本文最后二、书法断句的创新

  摘要:观者在欣赏一些字多的书法作品时,老想着“在哪儿断句”,一边要沉浸于艺术的被感染里;一边还要猜测揣摩试读“断句点”,断得不正确还得重来,观者的共鸣感受被找“断点”搅得没了感觉,被感染的思绪被找“断点”一次次打断,生成共鸣的美感被打扰,沉浸于艺术的思想氛围被削弱,审美的连贯性被破坏,必然影响书法作品的艺术魅力。

  断句就是给观者一个明确的“在这里”断句的信号,使观者的潜意识有规律地确定“断句点”,让观者拿出更深更投入的感觉与作品互动共鸣,从而被感染得更强烈更深入。

  当代进入快餐时代,大众对书法作品也存在快识快理解的倾向,大众喜欢某一幅书法作品,是因为书法作品的内容与他的心智相吻合。如果大众对书法作品难于理解认识,谈何喜欢?断句是理解认识的关键,难断句就难理解文意。在断句上浪费时间精力琢磨来琢磨去地琢磨文意,这种琢磨让当今快餐心理的人失去了耐心,必然使欣赏和购买兴趣大打折扣,想欣赏想购买的激情被“难认识”打消。

  本文所说的留白断句,是在章法理论基础上的断句创新,将书法留白的美学观,赋予断句的含义,为中国书法的断句识读,大众普及、繁荣,起到作用

  老祖宗传下来的书法艺术,是没有标点来帮你断句的。书法作品没有标点似乎成了这门艺术精湛的标杆,似乎有了标点就不够韵味不是行家里手。将墨法、章法美学与断句结合,即营造了书法的形式美又赋予断句功能。

  任何一位书法家都希望观者在欣赏自己的作品时,能“全神贯注”沉浸于艺术境界互动共鸣,我们在欣赏一些多字的书法作品时,会被作品的词文和笔韵散发出的艺术魅力感染,产生互动共鸣,最理想的互动共鸣是观者全神贯注体味文意书韵。

  一幅书法作品包含笔韵美和词文美,如果只欣赏笔韵美,无所谓断句,看笔墨线条就可以了,可是一幅书法作品是笔画和词义的结合体,读者在欣赏一幅书法作品时是对笔韵和词文含义同时欣赏。观者在看到一幅书法作品时,会有两种思维方式在交替出现:一种是艺术的欣赏眼光;一种是判断的理性眼光,而艺术的眼光沉浸在笔韵和词文的意境美和艺术美中,这种沉浸的深强,与“全神贯注”的程度有关。

  然而,断句,却迫使观者一心二用,使观者不可能做到“全神贯注”。其结果是,作品艺术美的内涵和感染力被大打折扣。

  任何一位艺术家不希望观者在欣赏自己的作品时被“其他因素”打断思路、或者干扰削弱由艺术产生共鸣被感染的程度。此文所指的“其他因素”就是“猜测、揣摩”断句点的理性思维。在观赏书法作品产生共鸣时,还要拿出与共鸣不协调的一部分“脑力”去理性思考“何处是断句”。这个“思考”与艺术共鸣被感染的“沉浸”是两种思维模式,被感染的艺术共鸣是形象的、联想的、幻想的、艺术式的;而寻找断句的“思考”是理性的、推理的、数学式的。这样的结果是,人们在欣赏一幅书法作品时难于“全神贯注”地与作品互动共鸣,因为老想着“这句话在什么地方结束”?一边与书法艺术互动共鸣被感染;一边还要一心二用琢磨寻找断句点,观者的共鸣感染被一次次打断,美的力量被削弱。如果老想着在哪里断句、或者断句不准确,欣赏共鸣的程度必然被削弱,审美的互动共鸣和连贯性必然会被破坏。

  在欣赏艺术时,人与作品的互动共鸣越深越强越好,而影响互动共鸣的因素越少越好。寻找断句点的大脑活动破坏了互动共鸣,“猜测、揣摩”断句点分散了精力,必然影响到对艺术书法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留白艺术属于章法艺术的范畴,留白断句是在句末字和第二句首字结合点的断句点,有意留出一个字或者多个字(视全篇布局而定)的留白空格,其他句中字之间不留空格。留白的空格就是断句点。

  留白断句《国展》译文:中国书法篆刻展,简称国展,是当代最具权威,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国家级书法展览,实质是一场最高水准的评选擂台赛,是对书法艺术和理论的总体展示和检阅。四年一届的国展,是书法界的盛事,对繁荣书法艺术,提高书法创作水平,起到了积极作用。每当征稿期间,一页页一张张远古的华夏艺术,从神州的四面八方,从世界的不同国度,飞向目标,飞向战场,如台风如海啸,浩浩荡荡,势不可挡,智慧在集结,文化在凝聚,中国书法,一路播种,一路高歌,唱响文化自信,唱出民族自豪,唱出磅礴恢宏的中国风。丁辉义

  艺术角度上说,留白就是以“空白”为载体进而渲染出美的意境的艺术。一组字显得密布而一气呵成,突然出现一个字的留白,使疏密有致,两者相映生。

  书法讲究“疏密”。疏,就是简练,就是留白。字的结构和通篇的布局一定要有疏密,才能破平板、划一,有起伏、对比,既矛盾又和谐,形成强烈的对比,从而获得良好的艺术情趣,达到字间茂密效果,使行中茂密的效果更为强烈,更易突出主体,形成视觉反差的艺术效果。关于留白的艺术美,前人多有论述,并形成书法理论,得到书法界的认可和实践,本文不多再赘述。

  墨色断句的目的,就是有意识地用墨色变化显得自然地将句末字和句首字区别开来。

  重(句首字)—浅(句末字)--重(第二句首字)--浅(第二句末字):“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一句话的首字“下”字重墨,以后各字“雨天留客”的墨色梯度变化越来越浅,“客”字为最浅,第二句“天留”依旧如此,给观者的感觉是,浅墨字与重墨字结合点就是断句点,读句读到浅墨字结束就是一句的结束,重墨字就是一句的开始;或者浅(句首字)—重(句末字)--浅(第二句首字)--重(第二句末字)。

  在创作一幅书法作品时,会遇到长句或者短句,特别是一个字的短句时,该怎么断句呢?把一个字重墨写出,下一个字浅墨写出,形成重-浅-重-浅的布局。如果前后是几个字的句子,中间是一个单字,该怎么办呢?(如“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夹在两句中间的单字“留”字要是浅墨,就和上一句的末字“天”相同;如果是重墨就和下一句的首字“我”相同,这个“留”字重墨也不是浅墨也不行,解决的办法是“浅--重--浅浅浅”(如上句留客天的末字“天”是浅墨),单字“留”为重墨,第二句全部为浅墨(如“我不留”三字全是浅墨),正常“我”字应该是重墨,可环境所迫,只能带领身后的字全部浅墨,以灵活的墨变解决了断句问题。在创作一幅书法作品时,会遇到长句或者短句,特别是一个字的短句时,该怎么断句呢?把一个字重墨写出,下一个字浅墨写出,形成重-浅-重-浅的布局。如果前后是几个字的句子,中间是一个单字,该怎么办呢?(如“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夹在两句中间的单字“留”字要是浅墨,就和上一句的末字“天”相同;如果是重墨就和下一句的首字“我”相同,这个“留”字重墨也不是浅墨也不行,解决的办法是“浅--重--浅浅浅”(如上句留客天的末字“天”是浅墨),单字“留”为重墨,第二句全部为浅墨(如“我不留”三字全是浅墨),正常“我”字应该是重墨,可环境所迫,只能带领身后的字全部浅墨,以灵活的墨变解决了断句问题。

  对于墨色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中国的绘画理论上。唐代著名画家张彦远在他的著作《历代名画记》中对于这个问题作如下表述:运墨而五色具。按主流观点来分析,墨色可以分为五类,即焦、浓、重、淡、清。

  一个字的笔画、一幅书法作品的用墨,有浓、淡、干、湿之分,目的在于增加形式美。

  明朝之后,书法开始借鉴绘画里的墨色变化,有了浓、淡、干、湿的变化。王铎书法的墨色变化非常明显,墨色的变化让书法的表现力和视觉冲击更为强烈。

  孙过庭的《书谱》说:“带燥方润,将浓遂枯”。姜夔《续书谱》说:“燥润相间,以润取妍,以燥取险。”。古人讲墨色的变化重点在阴阳对比,浓墨激动热烈,淡墨安静娴雅,各有各的抒情表现。

  墨色的变化可以加强疏密虚实的变化。重墨浓墨给人的感觉是密和实,淡墨给人的感觉是虚和疏,这样,空间就有了对比和变化。墨色的梯度变化反映了连续书写的过程,从浓到淡,从湿到干,可以强化书写的节奏感,丰富作品的内涵,提高作品的表现力,这种美学观已被前辈大师们无数次的实践论证。

  摘要:如今的书法理论和书法实践在谈到书法创新和创意时多混淆视听,没有谈到他们的本质区别,以创意替代创新,或者把随心所欲的心血来潮的挥毫当做创新。创新和创意属于书法美学的不同范畴。本文提出书法创新和创意的区别,目的在于给书法创新、书法创意、书法评论提供新思路,以增强书法艺术的魅力和感染力。

  现在搞书法的人都在追求创新,以此来给自己的书法艺术一个落脚的地盘,可现实是,许多书者在实践中在创作中表现出的作品却没有搞清楚书法的创新和创意,把创意当创新。

  都知道写出的字要有韵味、要有灵气要有骨肉,这些古人已经实现了,我们要在这些方面找创新,古人给我们的创新突破口在哪里?在已有的定型的书法字体上来点小新鲜小与众不同,那不叫创新,叫创意。

  创新,拼音缩写为cx,创新是以新思维、新发明和新描述为特征的一种概念化过程,他有三层含义:第一,更新;第二,创造新的东西;第三,改变。

  1、更新:这里的更新特指书法创新范围内的更新,更新什么?更新文房四宝?把毛笔变成钢刷?把汉字更新成字母?更新成图画?这似乎和我们所说的书法创新没有关系,改变汉字为其他符号,就不是书法了,所以,在书法创新上不存在更新一说。

  2、创造新的东西:书法几千年了,书法新的东西是什么?是非线条的文字?这个新东西怎么创造,那就是结绳了,可他不是文字。刻木记事以及泥版记事是书法的老祖宗,他也是线条说话,要创造不是线条的文字,那就是以图代言了,如玫瑰花,代表汉字的“爱情”,可这不是书法是书法。由此可见创造新的东西对书法创新也是死路一条。

  3、改变,现在就剩下改变这一条唯一的路了。既然是唯一的路,就从这条路谈谈通过改变如何实现创新。

  本文从“三观”方面谈改变及创新:一观、笔划形态的改变;二观、笔划起落点的改变;三观、笔划顺序的改变。

  1、笔划形态改变。笔画的形态包括质感和形状。笔划是书法最小细胞,疾缓浓淡,粗细收放,露藏顿挫,质感剑棉等等,都是为了表现笔划的形态,谈书法不能突破汉字笔划形态的范畴,笔划形态的改变是什么呢?拿汉字最小的一点举例:一个点有三角形的,有长条形的,有圆形的,有水滴形的,有一头大一头小的,有三角带勾的,有长条带勾的,有圆点带勾的,有头小脚大的,有头大脚小的------一个古人写的这个点就有其中的全部或者是大部分,如果是十个古人呢?一百个呢,一千个呢?(古书法名人太多了)。一个点很难再创新出新的形态?由此引申出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一折、一勾,从篆书到隶书、到楷书、行书、草书,全部是线条形态的改变,这里举几个例子,以笔划形态为例(不谈字、章法):蛇形的笔划;断断续续的笔划;浓淡相间的笔划;疙疙瘩瘩的笔划;哆哆嗦嗦的笔划;刷条露白的笔划;落笔处粗(细)收笔处细(粗)的笔划,不再举例。

  由此可见,改变一个笔划的形态容易,可改变的笔划是不是以前没人写过表现过的新的笔划,而且这个新的笔划要与审美价值完美结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古人留给我们的有审美价值的笔划形态,像缝隙似乎要合拢了,很难在细窄的夹缝中找到前人没有用过的笔划。

  我们要书法创新,在笔划形态创新方面只能移花接木、偷梁换柱:把前人的用过的表现过的笔划装在另外一个字上,前人写的“酒”、“洒”、如果这两个字的三点水不一样,我们就把“酒”的三点水移花接木在“洒”字上,以此类推,把几个不同字的笔划拼凑在一个字上,形成一个笔划拼盘的新风格的字。值得注意的是,拼凑出的新字必须符合审美要求,再就是,拼盘创新的字不能是前人表现过的。字的拐处、勾处、起笔、收笔是圆是方,是剑是棉,是收是放;运笔是骨是肉、是疾是缓,全是为了笔划形态。运笔的多少条多少法已被前人做足了文章,赢得了个性美誉,让我们发现新大陆的空间很有限。

  我们说的创新就是前人没有玩儿过的,归根结底,就是要改变前人的线条效果(任何运笔耍墨的技法都是为了线条效果),找不出、或者孤陋寡闻在前人已玩儿过的线条和笔法上找创新,只能是自娱自乐竹篮打水。

  结字法、中和法,笔法、墨法、它们的创新全都意义都是为笔划效果服务的。创新必须是独一无二的,一笔一划的不同形态,造就了不同风格的书法艺术。

  一个笔划的开始就是落点,结束就是收点,笔划在什么地方落下,什么地方收起。长短弧度不同,形态不同。比如“木”字,中间一竖的落笔及收笔在什么位置,横上面的竖是长是短,那一撇是在横竖的交叉处还是在横上还是在竖上?撇的弧度长度决定收笔的位置。汉字每一笔划的落点和收点变化无穷,就“一”字来说,长度、弧度、斜度决定落点和收点。

  在书法创新中笔划的落收点是最活跃的,是书法创新的主要手段,他给创新以无穷的遐想和发挥的空间,当代的书法创新大部分都看重这点,以改变笔划的落收点和笔划的形态来塑造自己的书法风格。

  3、笔划顺序改变;古人改变笔划顺序,是为了书写方便快速简洁美观,许多字的书写顺序已违背当代汉字的正常书写顺序,这种违背时序性的书法,使人产生新奇进而好奇,赋予结字以审美价值,当代书家也在模仿学习这种改变的笔划顺序,改变笔划顺序的字已形成了定势,似乎学习这种定势就是业内的名家里手,书法要创新,要改变笔划的书写顺序,怎么改,前人的改变已形成了定势,只能在前人没有动过手脚的字上下功夫,可这种改变必须符合审美要求,硬有把一竖从下往上写把一横从右往左写,先写捺后写撇,这是改变了也创新了,可符合审美观吗?

  我们要书法创新,只能在审美基础上改变笔划顺序,汉字常用字用三千多,每个字是否被前人动过手脚,他们动过的字还有没有必要再动,要逐笔逐字琢磨研究深挖,把三、四千的字研究透彻,并且实践定型。

  综上所述,书法创新就3点:1、笔划形态;2、笔划的落收点;3、笔划的顺序。

  这三点改变后形成完美统一的有个性的独一无二的新的字态,书法创新就是这么来的,这是书法创新的根基和出发点,抓住了这三点就是抓住了创新的牛鼻子,从而创造出有韵味有个性有新意境有审美价值的书法作品。

  我们所说的书法创新,其终极目标就是要得到有独一无二的有美学价值的新的字态。

  根深才能叶茂,同理,书法基础越牢固,书法技法才会朝着多样化发展。但基础越扎实牢固,突破传统约束的难度就大。想要打破传统带来的枷锁很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创新。只有内心是自由的,才能不受约束和影响写出“自己”的作品,受到别人影响写出来的作品必然掺杂了别人的思想,不完全是自己的。

  书法的传承和创新,不是两种事物的逆向背离,而是艺术本体双向和谐发展的本质。在掌握继承的基础上,注入自己的风格,加入自己的理解和思考,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我们所说的书法创新,其终极目标就是要得到有独一无二的有美学价值的新的字态。

  书法家都想创新成功,都想突破前人获得自己的风格,可后来者的当代人的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的现实是:书法创新难,脱颖更难,是因为前面的名家太多,“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名家的理论成了书法创新的“枷锁”和“桎梏”,太多太多的条条框框制约了创新的空间度、自由性和想象力。

  我们不能因为创新难,而不提创新,不想创新,不去创新。只因创新难才令人向往令人可贵,勇于创新的人才让人可敬可贺。

  根深才能叶茂,同理,书法基础越牢固,书法技法才会朝着多样化发展。但基础越扎实牢固,突破传统约束的难度就大。想要打破传统带来的枷锁很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创新。

  只有内心是自由的,才能不受约束和影响写出“自己”的作品,受到别人影响写出来的作品必然掺杂了别人的思想,不完全是自己的。

  书法的传承和创新,不是两种事物的逆向背离,而是艺术本体双向和谐发展的本质。在掌握继承的基础上,注入自己的风格,加入自己的理解和思考,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如果今天突发灵感写几个字,变一变字的3观,明天心血来潮再写几个字,变一变字的3观,变来变去,没有一个统领的特色作主干,形成不了固定的具有审美价值的新字态,这种改变只能称之为创意。

  创意是指对现实存在事物的理解以及认知,所衍生出的一种新的抽象思维和行为潜能。创意是进一步挖掘和激活资源组合方式进而提升资源价值的方法。

  在现实存在事物的基础上,挖掘和激活资源。“现实存在”就是已形成的独一无二的书法字体。这种字体是篆书、是隶书、是楷书、是行书,等等;是王羲之体、是颜真卿体、是欧阳修体,等等,这些字体已被前人创新形成定型的字体,在创新定型的字体(哪怕是你自己创新的字体,没有定型的字体还算不上创新字体,今天一种风格明天一种风格,只能算是创意)。

  一个口朝上加水在上的喝水杯,是古人创新的,在此基础上的改变,比如方形、锥形、矩形、蛮腰形等等;以及带把的、无把的、各种形状的把手,各种书法各种纹路,都是为了更吸引眼球,都服务于“现实存在”的杯子,都归类为创意,他是在“现实存在”杯子的基础上的赋予变化无穷的点缀。

  在创作书法作品时,可以在每幅作品上有不同的章法布局、浓淡、字眼、字体大小、参差安排、扇形、圆形、拼接、染色等等,其所利用的主要原材料即“现实存在”都是定型的字体。

  古人创新的花鸟字,在唐朝时期已发展得非常成熟,现在只能算是模仿继承,谈不上创新创意。书法可以与书法结合,但前提必须是有文字的含义、可以识别、有审美韵味和美学价值。

  书法创新,是要创造新的具有审美价值的新的字态,书法创意是利用已有的字态创造新鲜的有视觉冲击力的作品。

  由此,利用已定型的字体,创作各种小闪念小变化小与众不同的书法作品,都是在制造新鲜感,这种有新鲜感的书法作品与创新的字体没有关系,书法创意可以用行书,可以用花鸟字、可以用隶书可以用刷白书。

  当然,自己的书法创意要利用什么样的字体表现,那就是寻找意境和创造意境的话题了。

  刷白书靠笔刷的力度和速度彰显刷白感,借助露白强化视觉冲击力,注重整体大气象,轻视细节细腻。以潇洒自如干脆利落的笔势浓墨制造“丝、条、块”的露白,造就空灵、苍劲、活力的艺术意境。

  飞白书靠杂笔或或枯墨制造飘飞的白丝,笔画飘逸灵动飘忽如飞软弱无力;墨色虚淡、不醒目、不清爽。

  飞白书出现于东汉,发展于魏晋南北朝,鼎盛于唐宋,从宋末开始失宠走向衰落。延续千载的飞白书为何难逃衰颓,这是因为飞白书给人矫揉造作之感,不自然,流于画字、描字,有违笔墨的自然表现。

  笔墨的自然表现当是由湿而枯,呈现明显的节奏感与时序性。而飞白书在极尽强化自身装饰美化效果的同时,也失去了毛笔所能表现的浓淡纤壮、刚柔互济、自然天成的精神意蕴,字字求‘飞’,浑身是假。


上一篇:唐朝:唐太宗的书法爱好 尤善飞白书    下一篇:飞白书_百度百科